春秋彩票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审判研讨 > 案例评析
在执行和解过程中重新出具的借条能否再起诉?
作者:上犹县人民法院 李东香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23 15:37:25 打印 字号: | |
  【案情】

  2015年1月,肖某向王某借款20万元用于生意周转,后因肖某未能按期归还,王某于2017年1月诉至法院,经法院判决,肖某应在判决生效后一个内返还王某借款20万元。该判决生效后,肖某未能按期履行判决义务。王某于2017年6月15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肖某在执行过程中陆续向王某归还了10万元借款。2017年10月15日,双方在法院的组织下达成了和解协议,约定剩余借款10万元由肖某在2018年10月31日之前付清,按月利率1%计算利息,并由肖某向王某重新出具了借条一份。同时,王某以其与肖某达成了和解协议为由,申请撤回了对该案的执行申请。法院遂于2017年10月16日,裁定终结该案的执行。2018年11月6日,王某以肖某未能按借条约定偿还其借款本息为由诉至法院,要求判令肖某偿还借款10万元,并自2018年6月1日起至清偿之日止按月利率1%计付利息。

  【分歧】

  在执行和解过程中重新出具的借条能否再起诉?

  第一种意见认为,当事人双方系基于生效法律文书在执行过程中重新约定还款期限,其本质仍系原生效法律文书所确认的债权债务关系。若债权人再次以在执行和解中重新出具的借条为凭起诉,则构成重复起诉。该情形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,由债权人申请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,而不应当再另行起诉。对于肖某的起诉,不应当受理。

  第二种意见认为,当事人双方在执行和解过程中就原先的债权债务达成了新的合意,并由债务人重新出具债权凭证,重新设定了权利义务,实际上与原诉的诉讼标的存在区别。当事人若选择基于和解过程中出具的债权凭证另行起诉,符合法律规定,应当予以受理。同时,法院也可向债权人释明,其可以基于债务人未履行和解协议的约定,向法院申请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,法院予以恢复执行。二种途径由债权人自行选择。

  【评析】

 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,理由如下:

  首先,尽管传统的司法观点认为,执行和解实际上是基于原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债权实现的替代方式,其存在是依附于原生效法律文书的,它存在的意义仅是原债权的实现。当被执行人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,导致原债权实现的替代方式旁落时,考虑到原生效法律文书依然存在,债权人基于和解协议另行起诉既没有必要,也没有可能。但从上述案例可知,债权人王某与债务人肖某在执行和解过程中,不但对原生效判决确认的借款的履行期限重新作了约定,且双方还增加了关于利息的约定。那么王某作为债权人在该执行和解中,实际上其获得了利息的新期待利益。肖某在出具新的借条后,确系按该约定向王某支付了2018年5月31日之前的借款利息。若按传统以往的观念,不允许王某另行起诉,由王某申请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,那么王某则仅能申请执行10万元借款本金,而其在执行和解中获得的利息期待利益则将受损。该观点导致的法律后果实际与当事人双方自愿基于原债权,重新设立区别与原债权的权利义务的约定不符,违背了当事人在法律框架内对民事权利义务意思自治的本意。

  其次,执行和解制度虽然是在强制执行程序下的分支,但其内含私法上的意思自治的精神传统,其涉及到程序与实体的交融。从上述案例可知,当事人在执行和解过程中基于意思自治可能新设权利义务,该新设的权利与义务并非为原生效法律文书所包含,恢复执行程序并不能涵括这一内容。至此,应该赋予当事人自由选择的权利,由当事人自行选择系基于原生效法律文书申请恢复执行,或是基于和解协议或是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另行起诉。2018年3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和解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九条已作明确规定,被执行人一方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,申请执行人可以申请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,也可以就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向执行法院提起诉讼。

  综上,王某与肖某在执行和解中达成合意,由肖某重新出具借条,肖某未能按该借条履行还本付息的义务,王某既可以基于原生效法律文书申请恢复执行,亦可以要求以该借条为凭,另行起诉要求肖某履行还本付息的义务。
责任编辑:郭健

法院地址: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章江北大道106号     邮政编码:341000       诉讼服务热线:12368      廉政监督电话:0797-8170659